当前位置: 首页 >精选 >你还记得《凤囚凰》中的这些片段么?

◀ 你还记得《凤囚凰》中的这些片段么? ▶

你还记得《凤囚凰》中的这些片段么?

小说阅读榜 2022-07-04 12:06:47


带你回忆经典言情——《凤囚凰》
《凤囚凰》

天衣有风
精彩描写:
拥抱
容止依旧静静的凝视着她,他忽然觉得,楚玉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美丽,纵然她此时衣衫素简,不施脂粉,面上身上还留着一路风尘的残迹,可是在狼狈之间,却透出前所未有的夺目光彩。连他自己也没发觉,他的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柔和,像春天的水那么的温软,眼底的纯澈化作涟漪的水波,一圈一圈的扩散开来:“你只是,更在乎我。”容止拥抱着楚玉,一遍又一遍的,轻轻呢喃着:“请不要自责了,这并不是你的罪过。”

共死
容止漆黑的眼瞳里泛起奇异的波澜,过了片刻他微微的叹口气:“公主,我不会死的,你不必这样留下来陪我冒险。”

依靠
容止抿了抿嘴唇,有些后悔方才一不留神吐出往事,正要笑着敷衍过去,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忽然堵住,一向言辞巧妙的他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的身体不算强壮,即便用尽全力抱着他,他也可以轻易的挣脱开来,可是一种突如其来的,不合时宜的懒散袭击了他,让他一动都不想动弹。

心动
容止微微颦眉,他秀丽的眉梢原本婉约柔和。却因为瘦削而显出来一点儿料峭的锋芒。每稍一动作。便仿似轻轻地飞出一刀:“楚玉,楚……玉……吗?”他有些无意识地念着这个名字,从前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寻常代号,可是此时念起来,每一个音调,带起微微的气流,都仿佛缓慢震荡起来什么。
    
一直盘桓在胸口的。那只强大的无所不在地,掌控着一切地钢铁手腕,在这一刻,产生了细细地裂纹,很细小很微不足道,甚至觉察不出来,可是确实实在在是产生了。震撼容止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震撼的时刻,即便是当初得知楚玉的真实身份,也不曾有过如此情形,他身体里仿佛有什么在冲撞着,又仿佛有什么在慢慢地碎裂。

心颤
容止眨了眨眼睛,忽然停下来动作,心口某个地方,好像非常微妙地柔软了一下,好像有什么狡猾的东西,从被坚硬外壳的裂缝里,悄然地钻了进去。不舍什么时候起,变得无法忽视了呢?原本只想着再一天便好,因为次日与她约好了要一道去钓鱼,倘若就那么走了,正牌的观沧海可不一定会去,可是钓鱼之后,又干脆在河边野餐过夜,回到家时,连第三天地黄昏都过去了。
    
一次又一次地因为各种原因留下。但是容止心里明白,这不过都是借口,倘若他真心想要离开什么,无论有多少事务耽搁。他也可以置之不理。他不离开,只是他不想离开罢了。
    
在乎那空旷无法消灭,纵然是万里锦绣河山,也不能充满,一定要填入什么,才能足。他要做什么才能得到满足?他要如何才能消灭心底的不安?他想来想去,竟然找不到在楚玉身上下工夫的途径,那个女子就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竟然无法伸出手去触碰。生平头一次如此不知所措,强大而紧迫地压力令他的他选择了最极端的道路,斩草除根。被爱他可以面对楚玉,却不愿意在面对楚玉的同时,直面他容止的身份。他不愿面对容止,不愿面对那个曾经被楚玉诚挚地爱着的容止。
     
不愿意面对那个楚玉放弃极为贵重的东西去拯救的容止,不愿意面对那个在山崖边上楚玉不离不弃的容止,不愿意面对那个,即便知道他心怀叵测。楚玉还是张开手用力拥抱的容止。无措他素来智计百出,胸藏城府,要做什么事,转念之间便能想出无数手段,可是他却不知道如何对楚玉下手。头一次这样,因为一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所有的智谋思虑都付诸流水,连伸手出去都仿佛成了禁忌,唯恐指尖的锋芒摧毁眼前的平衡。陪伴他这一年来以观沧海的身份与她相处,除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难以割舍外,何尝不是存着另一种心思,希望能够通过寻常的生活淡化她的存在。可是在方才那一刻,他脑海中一个从未有过的念头刹那间分外地清晰起来――世上只得一个楚玉。

新版《凤囚凰》书封

试读:
第一章
    春色关不住妙龄女子,一觉醒来,比发现身边睡着一个裸男更可怕的是什么?是五个裸男!现在的楚玉,便面临着这样的境况。从甜美的酣睡中醒来,楚玉隐约感觉到身边有人。她以为是好友跟她闹着玩儿,便半支起躺得酥软的身体,睁开蒙眬的睡眼,随意地,甚至有些漫不经心地朝身旁看去——楚玉一看,立即如遭雷击,周身的舒适闲逸不翼而飞。睡在楚玉身旁的少年,看上去约十七八岁,乌黑的长发披在赤裸的圆润肩头,形容秀美,眉如远山之黛,唇似三月桃花。这少年生得像女孩子一样秀美绝伦,可是再怎么秀美绝伦,他都是个男人。
     任何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一觉醒来时,发觉身边睡着一个没穿衣服的少年,恐怕心情都不会太过愉悦,即便这少年相貌十分秀丽。楚玉还有些迷蒙的脑子顿时被炸得清醒过来,随后,她更加吃惊地发现,丝被下自己的身体,也是一丝不挂的——难怪她方才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震惊之中,楚玉慢慢地感受到一丝屈辱,这屈辱随后陡然放大,为此,她全身都微微颤抖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楚玉方发觉,身上盖的被子是非常精细的丝被,被面绣工繁丽精致,而身子底下的床,大得可以随意打滚。这个少年是谁?怎么会睡在这里?她为什么又没穿衣服?咬着牙,楚玉想推醒身边的少年,却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浅浅的呻吟,她的身体立时僵住了。她慢慢地转过身,慢慢地调动目光,当看见身后躺着另一个没穿衣服的男子时,楚玉终于无法再保持冷静了。错愕,惊恐,屈辱,各种复杂而强烈的情绪在楚玉胸中激荡着,太过突然的变故让她无法接受,她的思维甚至陷入停滞状态,最后化作一声低哑的、极度压抑的叫喊:“啊——”她双手紧紧地抱着丝被,遮挡着自己赤裸的身躯。躺在她身侧的两个少年被她的叫声惊醒,睁开眼来。
      而在两个少年坐起来后,楚玉看见,在床下又先后爬出来三个少年。他们身上都只裹着一层薄薄的绢布,伴随着起身的动作,绢布滑落在地,露出他们赤裸的身躯。楚玉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晕过去。所幸她自制力还算不错,强令自己不在这个时候失去意识。饶是如此,她还是不由得有些恍惚:一,二,三,四,五,竟然有五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这算什么?这么荒诞的场景,居然就出现在她的面前!楚玉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坚硬的牙齿陷入柔软的唇中,微微的疼痛让楚玉冷静下来,神志略略清醒了一些。待楚玉定下神来,见那五个少年中,有四人已经整整齐齐地跪在床边,而剩下的那个,便是楚玉最先看到的少年。
     只见他飞快地一展臂,将挂在屏风上的衣衫拉下来,宽大的衣服像蝴蝶羽翼一样展开,披在他光洁修长的身躯上。衣袂破空之声打破死寂的安静。少年是屋内唯一一个勉强算是穿衣服的,终于,楚玉不知该往哪里放的目光无措地投向了他。楚玉这时候注意到,那少年的衣服很宽大,制作精致典雅,纯白色布料,领口与袖口处却有一条大约一寸半宽的黑色镶边,其上文着隐约滑过暗光的精美纹饰。衣服往身上这么一披,少年立现神采飞扬的气度。他看上去十七八岁,容颜秀丽,还带着那么一丝心底无邪的纯真稚气,可是他的眼神那么的高雅,好似蓝天白云,高山流水。方才他闭着眼时,楚玉觉着他容色秀美,待他睁开眼后,楚玉却只能注意到他的神情高雅,不可攀附,仿佛那温柔的秀色,都被高旷之气洗涤一空。
      他是谁?少年将衣服的领口用一只手拢着,另一只手将头发捋至颈后,偏头对楚玉微微一笑。相比其余四人的跪伏姿态,少年如有一种洗练般的豁达。别人跪着,他站着,他是屋内唯一一个以平等的目光与楚玉对视的人。少年慢慢地走过来,衣摆有少许拖过光滑无尘的地面。他温柔地看着楚玉,曼声道:“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空气中弥漫着舒雅慵懒的靡丽香气。楚玉闻听,心头陡然升起无可遏止的寒意,甚至在这温暖如春的室内,她也忍不住微微颤抖着。也许……这本来就不是开玩笑?

购买地址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铭典影视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