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交流 >长得姬里姬气配一脸,实际上却是正版和盗版的差别?

◀ 长得姬里姬气配一脸,实际上却是正版和盗版的差别? ▶

长得姬里姬气配一脸,实际上却是正版和盗版的差别?

2022-09-28 08:25:32

挖酱刷到这两位合照的时候,以为会有什么姬里姬气的剧本等着她们。

但编剧好像不太懂事,扔给这两位的剧本,人设居然是正版和盗版的区别?

郑恩彩在剧里是真正的富家千金安娜,秀智是盗用她身份的“假安娜”。

秀智为了演这部剧里的女骗子也是豁出去了,完全从清纯国民初恋摇身一变成了穿金戴银的腹黑女主了,反差感拉满。

又偷又骗,她踏入上流社会

先从女主“假安娜”的人设说起。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她不惜变成了一个“撒谎精”。

高中复读那一年,父亲打来电话询问成了,为了安抚父亲,她谎称自己已经入学了。

而这只是她撒下的第一个谎。

母亲是聋哑人,父亲是裁缝,一家人全靠裁缝铺微薄的收入度日。

上中学后,她和音乐老师谈起了恋爱。

不料恋情被举报,学校请来了诱墨的家长和男老师对峙,称这件事情会上报到教育局。

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这位男老师把脏水都泼到了诱墨头上,说是她主动勾引自己才会情不自禁。

学校是待不住了,诱墨来到了首尔,找了个补习班备考,可是第二年也没考上。

诱墨开始出去社交,她结识了大学里的学生,又谎称自己之前在美国读书,爸爸在那里做生意。

这是一个家族企业,老板有一个独生女安娜,每天无所事事,就等着朝一日会继承父母的企业。

把东西扔在地下让诱墨捡起来。

诱墨帮她去聚会上送东西的时候,“赏了”她一份其他人没吃过的牛排。

她顺走了安娜的各种证件和耶鲁大学的毕业证,摇身一变,成了另一个安娜。

她利用安娜的学历,找到了辅导老师的工作。

她又靠安娜在耶鲁的校友,一脚踏入了大学讲堂,成了一名教授。

有人给安娜介绍了现在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一位年轻的总裁。

经过短暂的交往之后,两个人竟然……结婚了(对,这个冤大头就是《机智的医生生活》里的铁憨憨安大尉)。

丈夫有意涉足政界,需要抛头露面的场合多了,安娜还凭借自己和母亲沟通时学会的哑语帮他赚足了脸面。

只用了两集的时间,诱墨就从一个丑小鸭变成了贵妇,服化道各种升级。

诱墨不仅偷了真名媛的身份、凭一张嘴就踏入了上流社会,还成了这些名流贵族的老师,教她们如何鉴别美术,真的讽刺意味拉满了。

虽然剧情还是有一些硬伤,女主角用假身份生活得如鱼得水,而且一路顺畅到不可思议,是起点男主的金手指大开都无法企及的程度。

但还是迫不及待想看她如何继续骗下去…

再看这个海报,前景是冒充富家女的欲望化身假安娜,后面是底层时期穿着服务员制服的李诱墨。

不得不说这个又美又狠的恶女设定,太上头了。

属于恶女的时代,来了?

最近几年,大家有没有发现,恶女形象越来越吃香,女演员们也都争相演起了“坏女人”?

这部剧用三个时代的三个女性串起了一个“谋杀亲夫”的故事。

她们每个人都遭遇了不忠的婚姻,每个人身上也都有家庭和女性身份带给她们的束缚,而她们想要亲手结束这一切。

《101忠狗》里的黑白女魔头,在《黑白魔女库伊拉》中更是实现了一种反派的胜利。

库伊拉本来是一个颇有时尚天赋的女孩,因为母亲被人所害,她决定直捣敌营,手刃了仇人。

最燃的地方就是她伪装之后潜入敌人的派对来了个红白大变装的时刻。

又一次拆仇敌的台,她一身机车装扮从迷雾中走来,脸上写着:The Future

弑母之仇让她充满了愤恨,但是也充分激发出了她的潜能,让她变成了一个高不可攀的绝对强者。

刻薄、自私、疯狂,这些标签让一个恶女的形象如此立体而饱满。

2014年,还有一部包裹着童话外衣的电影《沉睡魔咒》,其实主角也是个“恶女”。

安吉丽娜・朱莉演的玛琳菲森,她以邪恶的形象出现,却一直默默守护着自己亲手诅咒的公主。

曾经没人知道她的邪恶从何而来,而这部电影让这个童话中的大反派第一次有了血肉。

但是这样的“恶女”身边又往往有一个对照,那就是集万千美德于一身的女主角。她的存在,让人不愿再去关心“恶女”是如何走到今日。

从青楼妓女到权倾朝野的皇妃,她城府深重、狡猾阴险、不择手段,是绝对的大反派,堪称童年阴影。

当知道自己不是亲生之后,她性情大变,把所有的阴暗情愫都写进了恐怖小说里。

不说了,挖酱已经脊背发凉了。

她们的存在都是为了凸显女主角的真、善、美。

而在这种泾渭分明的善与恶之间,观众们不再关心她们的前史,也不在乎她们的爱与恨是从何而来。

模模糊糊的印象中,只记得她们都是十恶不赦的坏女人,骂就对了。

有网友做视频对比江玉燕和徐盈盈谁更恐怖

这些女犯人,很多人都经历了不同方式的暴力,把她们推向犯罪的,往往也是另一种犯罪。

“就请你给我多一点点时间,再多一点点问候,不要一切都带走……”

当片尾周华健的《让我欢喜让我忧》响起来的时候,这些“恶女”的爱恨情仇让人更加悲悯了。

我们还看腻了《三十而已》里又要照顾家庭还要替丈夫的事业力挽狂澜的满分大女主顾佳;

我们也看腻了《梦华录》里双洁奔赴、不以色事人的纯情官伎赵盼儿。

她们只展现了千千万万种女性的一个单一样貌:极致的美好。

她们照顾家庭、牺牲小我、心甘情愿为兄弟姐妹付出青春。不仅如此,她们还很擅长平衡事业与家庭。

但这一切都只是世界希望女性成为的样子,而不是展示她们存在的真实模样。

“男人写戏大多都是这副腔调,他们脑子里女人就两种,一种多情女,一种清纯妹。一种是上过他的坏女人,一种是像他妈一样的好女人,好到没欲望。”

这大概可以为我们常见的那些女性角色做一个精准的概括。

而是要跳脱出规训多年的“完美女孩”的框架,正视自己的欲望,接受自己的局限,诚实、勇敢地接纳真正的自己。

“去你的乖乖女,我只想做我自己。”这就是“恶女”的魅力所在。

其实这样不完美的主角形象早就被诸如《猫鼠游戏》里小李子一样的男演员玩腻了。

“时代变了,谈恋爱哪有杀老公好看。”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但是时代确实变了。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铭典影视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