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之间也是有“潜规则”的,这个你清楚吗?

变身女神计划 2021-02-21 12:18:17

第一章 噩梦

嫁入豪门,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对于陆尔来说,也是如此,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成功嫁入豪门后,竟然成为了她的噩梦。

三年来,陆尔被贴上了无数的标签。

小三。

心机婊。

倒贴货。

甚至是贱人.

三年前,闺蜜利清清滚下了楼梯,躺在了血泊之中,这一幕,陆尔亲眼所见。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利清清竟然说,是她推的。

尚未出世的孩子,没了。

这是属于利清清与许临的孩子。

到现在,陆尔都没搞明白,利清清怎么突然就约她在医院的楼梯口见面,而一见面,就向她哭诉,她有多爱许临。

利清清爱许临,陆尔是知道的,所以在知道利清清都怀了许临的孩子的时候,陆尔已经决定要放弃许临了,并且已经做好准备要衷心的祝福他们。

可是,利清清就那么在她眼前从楼梯口掉了下去,她明明是想去拉住她,只是速度慢了一步,然后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利清清滚到了楼梯的最下方,身子下面开始涔出一大摊血来.

随后就是许临匆匆赶来的身影,他一把推开了呆在楼梯上方的陆尔,看着躺在地上的利清清,整个人都丧失了理智。

许临抱着利清清的身体嚎啕大哭,他那样一个内敛稳重的大男人,竟然在就在她面前哭得像个伤心的孩子。

最后,利清清的孩子没有保住,而利清清,在医院休养了几天之后,趁着许临不在的时候,自杀了。

留了纸条,去了江边,一跃而进消失在黄浦江里。

可她陆尔,却阴差阳错的成了许临的妻子。

……

夜深了。

诺大的房里只有陆尔一个人。

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许临发来的,陆尔眉头一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准备出门。

窗外下着大雨,陆尔下了出租车,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一件男士外套朝着一家高档的酒吧飞奔而去。

她掏出手机一看,蒙娜丽莎酒吧二楼204,她站在门口,将确认了门上的字与手机短信上一模一样之后,这才呼了口气,将自己匆忙的收拾了一下,轻轻的推开了门。

许临发信息说自己喝多了酒有点不舒服,要她来送个外套,于是,冒着大雨,甚至都没想着自己穿一件外套,她就来到了蒙娜丽莎。

可是,她推开包厢的门,仔细的环顾了一下里面之后,并没有发现许临的身影。

难不成是他记错房号了?

正要转身出去打个电话,刚拉开门,就已经突然被身后的人一把抱住。

“哟,这个小姐不错嘛,来,亲一亲。”一个身形肥胖满身酒气的人直接就朝她扑了过来。

“啊!”陆尔吓了一跳,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手足无措。

“你是谁啊,你干嘛,快点放开我。”

反应过来之后的陆尔立马就想推开这个陌生的男人。

“小妞,装什么纯嘛,做你们这一行的,还想立什么贞节牌坊。”说着,那男人将她用力一扯,直接就把她甩在了角落的沙发上。

包厢里的音乐震耳欲聋,没有人听到陆尔的呼救,就算听到了,对于这样司空见惯的事也不会有人插手,甚至于有几个男人往他们这边扫了一眼,还露出戏谑的笑容。

“你放开我!”陆尔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胸口,奋力挣扎着,“我不是小姐,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胖男人听到这话,在她胸前撕扯得手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将她压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是小姐?那就是婊、子咯?”

紧接着,又淫笑着凑了过去,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一串吻痕。

“救命!”陆尔双腿踢腾着,双手被男人用力的按住,感受到自己的肌肤一寸寸地被印上男人肮脏的痕迹,她就难受得想哭。

“撕拉”一声,本就轻薄的衬衣被男人撕碎,露出了胸前大片细嫩的肌肤。

男人眼里的光芒更加旺盛了起来,陆尔挣扎着撇过头,渴望能有谁可以帮帮她。

“你看王总,今日可是找着美味了,都迫不及待了。”那群人笑着,端着酒杯,在灯红酒绿之下看着角落里上演的春宫戏。

“不要”陆尔仍旧用尽全力在反抗,可是,瘦弱的她哪里是一个壮汉的对手,男人的再次用力,直接在她的胸前划上了一道伤痕。

陆尔绝望的闭上眼睛.

她只是想尽一个妻子的责任想给自己的丈夫送一件外套,可是为什么会在她身上发生这样的事.

男人开始慌忙的解自己的皮带,陆尔再次试图爬起来,可刚想起身,对方就看破了她的企图,直接狠狠的给她甩了一个耳光。

“啊”这种力度,疼得她整个脑子都开始眩晕,她像个布娃娃一样被男人重新扔在沙发上。

正在这个时候,门开了。

陆尔如死尸一样瘫倒的身体,在看到推门而入的那个身影时,立马就又有了力气,开始奋力的反抗起来。

“许临,救救我!”陆尔朝着门口大喊。

陆尔这一叫,让在她身上扯着她裤子的男人猛地停下了动作,也让门口的几个人愣了神。

“许临,我在这里,救命!”

看到许临不动作,陆尔想推开那个男人,可无奈被他沉重的身子压着,根本无法动弹。

站在门口的许临朝着循着这微弱的声音看过来,包厢里的音乐实在太过嘈杂,他微微一皱眉头,伸手按下了身边的开关。

音乐关了,而灯却在一瞬间亮了起来。

众人都还没有适应这样强烈的光亮,纷纷微眯了下眼睛。

在场所有的目光都已经被刚进门的许临吸引,而陆尔就趁这样的时候,将膝盖猛地往上一提,顶在了胖男人的胯部。

“啊!”随着一声杀猪般的嚎叫,胖男人终于捂着自己的宝贝瘫倒在地上,面部的表情开始狰狞。

陆尔快速的爬了起来,刚想许临的方向跑,可是身下的男人却用力的拉住了她的脚踝,她猝不及防,狠狠的栽倒在地上。

“臭婊、子,敢伤老子,老子要了你的命!”胖男人很快就站了起来,在她的腰部狠狠的踹了一脚。

“啊”这一脚的力度,让陆尔在那一瞬间甚至都无法发声,也是这一脚,直接就将她踢到了许临的脚下。

此刻的陆尔,胸前的衣物早已破败不堪露出了里面黑色的内衣,如果不是这样的场面着实有点尴尬,那些看戏的男人,早已经对着她虎视眈眈了。

“许总,真是见笑了。”胖男人整理好自己的衣物,忍着下半身的疼痛向许临陪着笑脸。

“这女人刚刚好像叫了许总您的名字,莫不是这是许总叫来的女人?”胖男人看着许临笑问道,“要真是如此,我可就真唐突了。”

整个包厢里的人在听到这话之后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许临的女人?

这王总是外地来的不知道这位许大总裁的脾气,这可是界内出了名的大冰山,做事更是手段高明,要真是碰了他的女人,这王总,可有的受的了。

陆尔整个脑袋都晕了起来,她无力的睁着眼,仰视着许临的脸。

她不仅是他许临的女人,还是他许临的妻子。

可是,他会承认吗?

“没有,我不认识她。”许临淡淡的开口,在她身上轻瞥了一眼之后,漫不经心的转移了目光。

第二章 老公

我不认识她。

好一个我不认识她。

陆尔心里一阵疼痛,闭上了眼睛,垂下脑袋,整个脸都贴在冰凉的地板上。

有些事情,陆尔不敢去想,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是这样。

不管心中有多少的恨,可陆尔都想不通,自己是他的老婆啊,难道他就这样对待自己吗?

“那既然如此,这女人我就带走了,她可是弄伤了我,我可要好好的跟她算个帐。”说着,胖男人就要往她的方向走过来。

看到如此,陆尔惊慌的挪开自己的身子,想站起来,可是腰上真的疼得厉害,她慌乱的朝的许临的方向爬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许临的裤脚。

“不要许临,救救我”

陆尔的眼睛里满是渴求,希望许临可以拉她一把,哪怕说句话都行。

整个房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场面,倒让他们想起了电视剧还珠格格里紫薇与尔康初见时的那一幕,紫薇也是这样拉住的尔康的裤脚,哀求着他帮帮她,到最后成就了一段佳话。

可是.

许临不是尔康。

许临嫌恶的往后退了一步,硬生生将自己的裤脚从陆尔手中挣脱,然后淡定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冷眼瞧着地上的女人。

陆尔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眼睛升起的光芒逐渐熄灭。

是啊,他怎么会救她,他不是一直巴不得她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在他面前吗?他不是一直都在把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吗?

陆尔无力的趴在地上,哀莫大于心死。

“臭表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快起来跟老子走!”男人用力的想将她拽起,可陆尔死死的抓住旁边的茶几,再次将目光投放在许临身上。

不,陆尔才不要就这样再他面前被带走,她不可以弄脏自己,她不可以让自己再也配不上许临。

“老公,救救我!”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拉走,陆尔突然再次一把抓住了许临的裤子,大声的喊了出来。

“什么,老公?”

“对啊,没听错吧,她竟然叫许少老公?”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人群中嘲笑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胖男人也终于停止了动作,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许临皱着眉头看着她,眼神里的内容意味深长。

这女人,终于开始聪明一回了。

他喜欢聪明的女人,可是,他不会喜欢她陆尔。

“哟,这是什么剧情。”

门再次被打开,一个身穿着棕褐色西装,长相俊朗的男人走了进来。

“莫总!”有人惊喜着叫了出来。

许临的目光也投射过来,看到了莫安然的身影过后,不悦地眯了下眼睛。

莫安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许临,朝着他们的方向慢慢走进,刚刚在门外,隔着玻璃,他可是将这里面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

莫安然盯着地上的陆尔,陆尔微微的转过头,与莫安然的目光有过一瞬间的碰撞。

这个男人,有点眼熟,陆尔的脑子乱得慌,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而莫安然在见到陆尔的脸的时候,显然也是愣住了,不过这样的表情也是稍纵即逝,随后,他就又重新看向了许临,笑容更加的意味深长。

“许总,真是好巧,我听说盐城来的王总在这个包厢所以想着来看看,没想到你也在,真是有缘分呐。”莫安然笑着对许临说。

许临瞥了他一眼,沉默。

“您是莫氏集团的莫总?”胖男人看着莫安然惊讶的说道。

莫安然不置可否,淡淡一笑, “王总,这女人,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如果不介意的话,就交给我处置吧,也当是我和许少,尽了这地主之谊了。”

听见莫安然说了这一番话,许临波澜不惊的眼睛里微微出现了一点复杂的光芒,他抬眼与莫安然对视,泯了泯嘴唇。

所有的人都看向许临与莫安然的方向,脸上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这女人是何方神圣,莫安然虽然没有明着为她求情,可这摆明了就是不让王总动她的意思啊。

王总也是混迹商场的老油条,自然知道莫安然的意思,而且,陆尔刚刚对着许临喊的那一句“老公”,也让他对陆尔望而却步。

许氏和莫氏可是s 市最大的两个家族,谁会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同时得罪他们俩啊。

“既然莫少开口了,就交由莫少处置吧。”王总心有不甘的瞥了陆尔一眼,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莫安然似笑非笑的朝着陆尔的方向走过去,刚想伸手将她拉起来,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许临突然冷冷的开口,“这蒙娜丽莎的安保是干什么吃的,竟然有人闯进来冒充我的妻子,还赶快给我拖出去!”

许临这样一说,莫安然伸出去的手倒显得有点尴尬了。

陆尔抬头看着许临的脸,他仍旧是那样漫不经心,仿佛自己只是个局外人。

莫安然收回自己的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许临,一声冷笑,“真没想到,许少竟然还是如此有意思的人呢。”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瞬间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凝固了起来。

几个身形高大的安保进了门,直接提起地上的陆尔就往外走,陆尔忍受着手臂处被人禁锢住的疼痛,目光一直放在许临身上。

许临转过头,仍旧冷淡的表情。

陆尔被扔在了酒吧外面,她早已衣不蔽体,来往的人看她这样,立马就向她周围聚拢了过来。

陆尔咬着嘴唇,眼睛里的泪水瞬间奔涌而出。

她也是有自尊的,尽管在许临面前,她一直都是这样低贱而又卑微。

她迅速挣扎着爬了起来,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胸口,朝着公交站跑去。

出门的太急,身上根本没带多少钱,刚刚想着快点给许临送衣服将钱全都打车了,现在身上只剩下两个硬币。

她一路踉跄,边走边哭,引来了不少路人的侧目。

Copyright © 金坛电视剧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