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

賎字如面 2020-11-19 14:01:24

 一觉醒来,比发现身边睡着一个裸男更可怕的是什么?


    是五个裸男。


    现在的楚玉,便面临着这样的境况。


    ****************************


    于甜美的酣睡中醒来,楚玉隐隐约约感觉到身边有人,她半支起躺得酥软的身体,睁开朦胧睡眼,楚玉随意的,甚至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朝身旁看去。


    睡得很舒服。


    她以为是她的好友在闹着玩。


    这一看之下,楚玉却如遭雷击,周身的舒适闲逸不翼而飞。


    睡在楚玉身旁的少年,年岁看上去大约十七八岁,乌墨一般的长发披在赤裸的圆润肩头,形容秀美,眉是远山之黛,唇似三月桃花。


    这少年生得好像女孩子一样秀美绝伦,可是再怎么秀美绝伦,他都是个男人。


    任何一个正常女孩子,一觉醒来时,发觉身边睡着一个没穿衣服的男人,恐怕心情都不会太过愉悦,即便这少年相貌十分的秀丽。


    因为睡眠还有些迷蒙的脑子顿时被炸得清醒过来,随后,她更加吃惊的发现,丝被下自己的身体,也是一丝不挂的——难怪她方才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震惊之中,楚玉慢慢的感受到一丝屈辱,随后陡然放大,因为这屈辱她全身都微微颤抖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楚玉方发觉,身上盖的被子是非常精细的丝被,被面绣工繁丽精致,而身下所躺的床,大得可以随意打滚。


    这个少年是谁?怎么会睡在这里?她为什么又没穿衣服?


    咬着牙,楚玉想要推醒那少年,忽然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浅浅的呻吟。


    她的身体僵直住。


    慢慢的转过身,慢慢的调动目光,看见身后躺着的另一个没穿衣服的男子时,楚玉终于无法再控制自己保持冷静。


    错愕,惊恐,屈辱,复杂而强烈的情绪在楚玉胸中激荡,太过突然的变故让她无法接受,思维甚至陷入停滞状态,最后化作一声低哑的,极度压抑的叫喊:“啊————!”她双手紧紧的抱着丝被遮挡自己赤裸的身躯。


    被楚玉的叫声惊醒,躺在她身侧的两个少年很快睁开眼睛,而在两个少年坐起来后,楚玉看见,在床下又先后爬起来三个少年,他们身上都只裹着一层薄薄的绢布,伴随着起身的动作滑落在地,露出赤裸的身躯。


    楚玉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倒过去,所幸她自制力还算不错,强令自己不在这个时候失去意识,饶是如此,她还是不由得有些恍惚:一,二,三,四,五,竟然有五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这算什么?6P现场么?


    这么荒诞的场景,怎么会在她面前呈现?


    楚玉用力的咬一下嘴唇,坚硬的牙齿陷入柔软的唇瓣之中,微微的疼痛让楚玉冷静下来,神智略为清醒。


    待楚玉定下神来时,那五个少年,其中四人已经整整齐齐的跪在床边,而剩下的那人,便是楚玉最先看到的少年,他飞快的一展臂,将挂在屏风上的宽大衣服拉下来,宽大的衣服像蝴蝶羽翼一样展开,披在他光洁修长的身躯上。


    衣袂破空之声打破死寂的安静。


    少年是屋内唯一一个勉强算是穿衣服的,楚玉不知道往哪里放的目光无措的投向了他。


    楚玉这时候注意到,那衣服很宽大,制作得非常典雅,衣料是纯白色的,但领口与袖口却有一条大约一寸半宽的黑色镶边,其上纹着隐约滑过暗光的精美纹样。


    衣服往身上这么一批,少年的神采气度当即显现了出来,他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模样,容颜秀丽,还带着那么一丝心底无邪的纯真稚气,可是他的眼神却那么的高雅,好似蓝天白云,高山流水。


    方才他闭着眼时,觉着他容色秀美,可是他睁开眼后,楚玉却只能注意到他的神情高雅不可攀附,仿佛那温柔的秀色,都被高旷之气洗涤一空。


    他是谁?


    少年将衣服的领口用一只手拢着,另一只手将头发捋至颈后,偏头对楚玉微微一笑,相比其余四人的跪伏的姿态,少年几乎有一种洗练般的豁达。别人跪着,他站着,他是屋内惟一一个以平等的目光与楚玉对视的人。


    少年慢慢的走过来,衣摆有少许拖过光滑无尘的地面,他温柔的看着楚玉,漫声道:“公主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


    空气中弥漫着舒雅慵懒的靡丽香气,楚玉心头陡然升起无可遏止的寒意,甚至在这温暖如春的室内,她也忍不住想要颤抖。


    也许……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玩笑?


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第二章 魂魄今安在(上)


    这里是一间卧房。


    这卧房内的摆设繁丽精美,透着一派婉雅秀丽之相,墙边挂着鎏金凤灯,屏风案几端庄典雅,皆是古式家具。


    之所以开始怀疑这并不是一个玩笑,是因为,楚玉在找回了清醒之后,也终于想起,假如按照常理来说,她应该已经死了。


    在这次醒来之前,她最后的记忆是飞机失事,那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可是她也必须去面对。


    飞机失事,然后,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睡在五个赤裸少年的身边,身上没有半点伤痛,屋内的摆设都是不可思议的繁华古雅,而她的手……


    楚玉看着自己抬到了眼前的手,这根本不是她的手,骨肉均匀,白皙纤丽,细嫩的肌肤上没有伤痕或粗糙的硬皮旧茧,这双手简直养尊处优到了极点,绝不是楚玉自己所拥有的修长有力的,曾经伴随着自己攀援过高山,闯入过原始森林的手。


    这是最大的不协调,也是莫大的证据。


    这不是玩笑,她所认识的人里,没有人能和她开这样大手笔的玩笑。


    楚玉生前闲暇之时,也曾看网上的流行小说,其中有写穿越时空,借尸还魂,夺魄重生,虽然极为新颖有趣,但楚玉却丝毫不曾当真,只作是奇妙的幻想,可是当无法辩驳的证据放到了自己面前时,楚玉才想起了这个不可能的可能。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少年,以及陌生的身体。


    除了穿越,楚玉想不到别的更合理的解释。


    楚玉眼前黑了一下,几乎要晕倒过去,心脏剧烈的紧缩,巨大的变故让她几乎无法接受,可是她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眼前的事实,并且开始思索。


    少年的说话的口音有些奇怪,发音与现代汉语截然不同,像是某地的方言,却又不是楚玉自己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可是奇怪的是,楚玉却能够毫无障碍的听懂,好像她原本就掌握这门发音一样。


    楚玉知道,古代汉语的发音,在经历了千百年的变迁之后,与现代汉语是有些不一样的,但这都不是她所要追究的重点,目前最关切的是,她是谁?她在哪里?什么时候?


    心口被极度的惊慌恐惧与不知所措充斥着,但是在理智被逼到极限的时候,却又无端的衍生出一种计算机般的冷静,好像将理智抽取出来,分成另外一个灵魂,冷冷的旁观着思索着考量着。


    这少年叫她公主,在看他的衣衫,多半不是清代或元代的,这两个朝代首先可以排除,但是她现在的身份,难道真是一个公主么?


    心念电转,片刻功夫间,楚玉脑中飞快的晃过了几个念头,她以尽量平稳的声音道:“你们都起来吧,先把衣服穿上。”话才出口她便有些后悔,要是让她们听出发音不同该怎么办,可是片刻之后她又猛然发觉,自己说出来的话,说话的语调发音,也因为这身体的改变而改变了。


    发音的变化这个疑问也可暂时押后,因为楚玉分明的瞧见,在自己说了让四个少年起身的话后,最先站着的那少年,漆黑的眼睛里闪过惊诧之色,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可是这也被敏感的楚玉捕捉到了。


    她说错话了吗?


    楚玉心跳加快,不安的猜测着,只见那少年的惊诧之色一闪而过后,面上神情似笑非笑:“公主今日看起来有些不同。”他偏头随意的吩咐那四名少年,“你们先出去,待会有事便会唤你们进来。”


    他的话似是极有威信,四名少年原本听楚玉要他们不要再跪,并不动作,但一听到他的话,却当即纷纷站起来披衣,楚玉甚至能听到,其中微微松了口气的声音,这让她心中越发的怀疑与不安。


    四人绕过门口竖立的屏风,陆续离去,屋内只剩下楚玉与那神情高雅的少年,尽管少年的样子纯稚无害,可是楚玉依旧觉得很不自在,她轻轻开口:“你也出去。”她需要一个足够她冷静的空间,既然这少年叫她公主,那么相信她还是有些权威的。


    “公主?”少年愕然,似是料不到自己也会遭到这样的对待,看着楚玉的眼神也随即变得有些奇异,好像指控楚玉做了什么不对的事一样,楚玉被看得十分心虚,但是此时此刻,她自顾不暇,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顾虑别人的感受。


    等了好一会儿没等到楚玉收回成命,少年神情中流露出丝丝奇妙的莫测之意,他微微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容止告退,但是公主,倘若有什么事,请随时传唤容止。”


    自称容止的少年说完,便不疾不徐的,也跟随着先前四名少年的步履,离开了这间卧房。他走得不快不慢,阴暗的光线里背影孤绝料峭,与温和面容大不相同。


    随后,这间宽大的屋子里,就只剩下楚玉一个人,孤独无助像云一样卷上她的身体,楚玉深呼吸了几下,才用力的压制住胸口疯狂滋生的软弱。


    即便是在原始森林之中迷失,在黑暗之中只身摸索脱险的道路,她也不曾有过这样惨淡的情绪。


    因为这已经超出了她所能掌控的。


    身上还裹着丝被,楚玉下意识的寻找衣衫蔽体:距离床边不远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张方形的案几,上面整齐的叠着几件衣服,大件小件层层叠叠的让楚玉看得有些眼晕,一下子不知道应该先穿拿一件。


    不等楚玉深思,被屏风遮挡的门外传来怯生生的女声:“公主,幼蓝来给您更衣了。”


    楚玉原想不搭理,忽然念头一转,抿抿嘴唇,朗声道:“进来。”


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年少足风流 第三章 魂魄今安在(下)


    绕过门口竖立的插屏,出现在楚玉视线之中的,是一个相貌清秀神情胆怯的十五六岁少女,便是门外自称幼蓝的人,那名叫幼蓝的少女穿着浅蓝色的曲裾,端着一只铜盆,而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女,两人手上一人捧着一块叠起来的手巾,低头跟在幼蓝的身后。


    幼蓝走进来后,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楚玉一眼,随后将盆放在墙边的六脚盆架上。


    楚玉阻止了她接过布巾放进盆中浸湿的动作,道:“你们两个出去……幼,幼蓝你留下来。”试图用一种熟练的口吻叫出幼蓝的名字,楚玉觉得很别扭。


    两个少女不敢有异议,欠身拜了一拜便慢慢的退出门外,楚玉冷淡的吩咐幼蓝:“你过来,靠近一些。”


    幼蓝神色间飞快的晃过一抹不安,她慢慢走到床边,端端正正的跪下,唯恐触怒楚玉。


    少女惶恐的态度,让楚玉慌乱的心得到了一丝安慰,方才在面对那名叫容止的少年时,少年不卑不亢的态度,让楚玉无法把握与掌控,她想要得知自己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最快最直接的办法,莫过于询问身边的人,但楚玉性格谨慎缜密,深知自己的问题也许会惹来怀疑,而容止看起来又是一副不好糊弄的模样,相比之下,眼下诚惶诚恐的幼蓝,才是最好的询问对象。


    楚玉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慌乱得害怕得要从别人的胆怯身上获取自信和勇气,可是现在事实却是如此。


    她需要勇气,让她面对这一切。


    稳定住情绪,楚玉微微一笑,道:“幼蓝,我问问你,你今年多大了?”


    幼蓝神情有些畏惧,怯生生的道:“回公主,十六。”


    楚玉沉吟片刻:“你来我这里,有多久了?”


    “三个月。”


    巧妙的引导,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话,片刻后楚玉转向正题:“我问你一些事,答得好了,我不会亏待你,要是你敢有半句假话或欺瞒,可就要多加小心……看着我回话!”最后一句话,她突然抬高音调,语气冷厉,从威慑入手。


    面对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办法,虽然吓唬一个年纪比自己小的女孩不太厚道,但是楚玉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最后的低喝让幼蓝胆怯的瑟缩了一下,她不敢抗命,怯怯的抬起脸望向楚玉:“公主请问。”


    见想要的效果已经差不多达到,楚玉缓和语气,张口便直接切入主题:“我是谁?”


    幼蓝愣了愣,很不理解楚玉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您是公主啊。”


    楚玉心中暗道你们一直叫我公主不问也可以知道,她点出了重点:“我问的是,我的名字,我要你说出来。”


    幼蓝赶紧伏拜在地:“幼蓝不敢直呼公主的名字。”


    楚玉淡淡道:“我叫你说你就说,我不怪罪你就是。”她心中急切,想要知道答案,面上却不得不维持着随意淡然的神情,不让焦虑流露出来。


    “公主……”声音犹在为难。


    在幼蓝的迟疑之中,几个呼吸的功夫,楚玉的耐心已经被消磨殆尽:“说!”


    楚玉一声低喝,这喝声之中的决断冷厉之意吓得幼蓝全身打一个哆嗦,跪在地上快速道:“公主姓刘名楚玉,封号山阴。”


    山阴公主刘楚玉?!


    一秒钟。


    有一秒钟的时间,楚玉的脑海里,是一片空白的,就连眼前,也好似瞬间失去了视觉。


    山阴公主……刘楚玉?


    历史上,是有这个人的。楚玉知道刘楚玉是谁。


    这个时代有掷果盈车的潘安,有明珠美玉的卫玠,有凤止阿房的慕容冲,侧帽风流的独孤信,音容兼美的兰陵王,广陵绝响的嵇康,兰亭集序的王羲之,也有……山阴公主刘楚玉。


    历史大部分公主,都是只有封号而没有名字记载的,而山阴公主刘楚玉,这位生于南朝宋国的公主,她的名字却流传到了一千多年之后。这并不是什么好的名声,刘楚玉之名,在一千多年前就以一种耻辱的姿态,被钉在了淫荡的罪柱之上。


    这位公主最出名的功绩,便在于她的弟弟刘子业当上了皇帝后,她对刘子业说:“我跟陛下虽然男女不同,但是我们都是同一个老爹生的,为什么你可以嘿咻那么多女人,我却只能每天守着驸马一人,这真是不公平?”


    虽然荒淫的宫廷之中,偷偷寻欢作乐的女人不算少数,但是像山阴公主这样光明正大问皇帝要男人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简直可说是剽悍!不是一般的剽悍!


    美国总统他女儿都不敢这么干,但是一千多年前的山阴公主干了,不仅干了,还干得理直气壮。


    而身为皇帝的弟弟刘子业听了他姐姐的话之后,竟然脑残的认为很有道理,随后立刻知错就改,精心挑选了三十名俊美少年供她享用。


    对于楚玉来说,山阴公主的身份倒是其次,她甚至几乎忘却了方才所感受到的羞耻,屈辱,从他人的口中,确定了自己所处的时代后,她的整个灵魂,处在急遽的动荡之中,好像周围的世界寸寸断裂崩毁。


    一千多年!


    时光是多么的恐怖!


    身体不是自己的了,环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迁。


    也许她应满足,毕竟她本来应该已经死去,但是生命却以这样的方式得到重生。这条生命,可以说是捡回来的。


    可是……


    她的家人朋友她的一切都离得那么那么遥远,远到了即便楚玉竭尽所能伸长手臂,伸得断了,也没有能力触碰到一千多年后,二十一世纪的残影。


    父亲低沉威严却暗藏亲情的询问,母亲有些絮叨的殷殷关切,兄弟姐妹偶尔飞过的只言片语,朋友欢笑的眼神……全都没有了。


    多么汹涌澎湃的灭顶之灾。


    那么多的眷恋和羁绊,被时间之刀狠狠的斩断。


    痛得她鲜血淋漓。


Copyright © 金坛电视剧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