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何以囚凰,凤以心囚凰.

风起青末 2021-02-22 11:46:26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因为这周末,也就是一月十四号,《凤囚凰》的剧版就要开始播了,虽然不是小编喜欢的杨蓉演的楚玉,很多地方也不那么合心意,但还是想借此机会再和大家回忆一遍小说。

凤何以囚凰

          凤以心囚凰


《凤囚凰》是作者天衣有风所著的一本古风穿越小说。已于2016年4月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以南北朝历史为背景,讲述了女主角楚玉因飞机失事而穿越到南朝刘宋年间山阴公主刘楚玉身上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

全书分为六卷

第一卷

春日杏花吹满头,谁家少年足风流。

第二卷

红了樱桃绿芭蕉,流光容易把人抛。

第三卷    

缓带轻裘疏狂事,天阔云闲向歌声

第四卷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第五卷

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

终卷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楚玉



弱水三千,

是只取一瓢饮,

还是悉数收子。

刘楚玉(446年?-465年),逝时年约18-19岁。
南朝刘宋朝,山阴公主(后由废帝刘子业封会稽长公主),是孝武帝刘骏与皇後王宪嫄的第一个孩子,后与何戢结婚。是南北朝时期,南朝,刘宋王朝,废帝刘子业的姐姐。在当时刘宋王朝,有皇族第一美人之称。

公主有很多,著名的公主也有很多,但我们这位山阴公主著名的方式就稍稍……那么奇特了一些。

山阴公主曾经向废帝(刘子业)说:“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惟驸马一人,事太不均”

意思也就是说呢,我和你虽然男女有别,但是我们都是一个爸爸的孩子,凭什么你有后宫佳丽三千,我却只能有一个驸马。这样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可以说是非常直接了)

这个废帝一听觉得有道理,立马就准备了三十个面首给姐姐打包送过去。(面,是面貌漂亮,首,是头发漂亮,”。“面”,指的是面貌俊美,“首”则是指头发黑亮——发主肾气,头发生得好,亦代称肾好。即美男子,后引申为男宠)

我们楚玉,就是穿越到了这样一个爱好收藏美男的公主身上。

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

记得雪地断发那个情节里的楚玉,潇洒决绝,真的很让人喜欢。


容止


一见容止误终身,

不见容止终身误。

容止可以说是小说界中的第一腹黑美男了。他是北魏皇太后冯亭的哥哥,一开始在公主府作为面首希望能够利用公主府的资源以筹北魏大业。为了达到目的,他对别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时刻都冷静理智,足智多谋,但最后还是为了楚玉,宁舍江山。


世间只得一个楚玉。

“终于看见你了。”容止轻描淡写,懒洋洋地道,“想看你一眼,就从平城过来了。”


王意之



从此王家无意之。

旧时王谢堂前燕。一诗中的琅琊王氏公子。才华横溢,文武双全。王意之不爱楚玉,他只是欣赏楚玉,并把她当作朋友。关于意之兄更多的是他相忘于江湖的胸怀气概令人难忘。


拈花且一笑,王家无意之。

人生得意须尽欢。


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楚玉和容止雪地诀别的两个章节部分(滑动下面板块查看):





二百一十九章 若非长相守

  怎么可能不喜欢他呢?这样一个少年。

  他的外貌是她最偏爱的类型,既不如柳色墨香那样太过娇媚,也不似越捷飞那样刚毅英挺,那是一种很柔软很清新的秀美,只微微一笑,便能轻易卸下重重心房。

  被外貌吸引,是最开始的事,最初只看到色相之美,可是相处的时候久了,便会发现他的那双眼眸,敛着惊心动魄的深不可测。

  他沉吟的样子,他微笑的样子,他专注凝视一个人的时候,眼眸里仿佛带着能吸走魂魄的魔力。

  初见时的怦然心动,相处时的宁和怡然,迷茫时看到他便会心中安定,胆怯时从他身上寻找勇气,交谈时会悄悄地欢欣,纵然是一开始她将他当作敌人的时候,也禁不住欣赏他的风仪气度,之后她从天如镜的只言片语中摸索当年的事,其实是有一点被自己误导了的,她潜意识里不希望他是敌人。

  不管面临怎么样的险地,不管落入如何的困境,他总是那么的沉静从容,那份从容她很向往,亦或说是有一点点倾慕的情感。

  还有,还有……楚玉在心里默默地找着理由,忽然间忍不住一笑:还能有什么理由呢?因为他是容止。

  楚玉喜欢容止,非常喜欢。

  “我喜欢你。”

  “喂,我喜欢你。”

  容止怔怔地看着楚玉,眼前女子的目光如水如天空,如世间一切澄澈明净的事物,那么的洗练真挚,心中便好像有什么要浅浅地浮了上来。但是容止的神情依旧是那么平和,他心中的无形之手微微翻转,又将那不知什么给压了下去,这个时候,他需要绝对的冷静。

  他听见自己缓慢地道:“没有,一点都没有。”

  “从前那些话,都是骗我的?”

  “是的,都是骗人的。”他不会道歉,不祈求宽恕,所有作为,他一人承担。她若怀恨,可随时报复,他会等候。

  纵然心中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听到这话时,楚玉心里还是忍不住难过了一下,就好像有人拿细小的针刺入她的心脏。

 

  然后她闭上眼睛,十分洒脱地,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多谢。”纵然难过,但是她还是得谢谢容止,帮助她斩断了最后一丝念头。

  容止是不可能爱上任何人的,他太理智了,而爱却是一种非理性的情感。他总是那么缜密从容掌控着全局,又怎么会有为一个人怦然心动的时候?

  倘若是因为容止仇恨着公主,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还有翻盘的希望,可是偏偏都不是,他只是——没有感情。

  她起初喜欢上他是因为他的从容,可现今掐断这份喜欢也是因为他的太过从容。

  楚玉的反应大出容止的预料之外,毕竟他最初是以假象误导了她,导致她的心系在他身上,这一点他不会否认,因此也做好了承担楚玉怨恨的准备,横竖憎恨着他的人不少,也不怕加上她一个。

  但是她没有!

  楚玉轻轻地叹了口气,转眸瞥向旁侧,被白雪覆盖的地面,远方边缘隆起平滑的弧度,那里是花错离开的方向,此时已经看不到那红色的影子。她和花错是不同的,花错性情激烈如火,知道自己遭到欺骗利用甚至背叛,原本深厚的情感便会化作滔天恨意,以最激烈的方式表现出来。

  但是她不是,纵然伤心难过,她也不会愤怒喝骂,更不会诅咒对方如何,因为这除了痛快痛快口舌之外没什么用处。

  楚玉看着辽阔的地平线,心底渐渐舒畅不少,暗想耽搁了这么久,也是该走的时候了,这时他却听见容止有些迟疑的声音:“你不恨我?”

   为什么她的反应这样平静?为什么她眼眸底丝毫看不见恨意的阴霾?

  楚玉看着他,很用心地凝视着他,过了好一会她才道:“容止,我不恨你。”

  顿了顿,她微微一笑,笑容虽然难过,眼角却有十分洒脱明媚的味道:“我也不会报复你。”她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带点抱怨地道:“我觉得我很倒霉,先是坐飞机死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活过来,结果附身在一个糟糕公主身上,要替她解决一大堆烂帐,这个公主也没当多久,很快皇帝就被推翻了,然后,”她声音忽然放轻,轻得很温柔,“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却喜欢错了人。”

  “可是容止,”楚玉微微扬起下巴,有一点倔强的看着他,“容止,你不要小瞧我,我喜欢上你,是我自己愿意,你做的那些事虽然不那么地道,但是想想你的处境,我也能理解。我既然继承了公主的身份,那么接手她的烂帐也没什么。”

  不可否认,容止在发现她不是山阴公主却依旧占着公主的躯壳后,为了安全起见,偶尔撩拨那根暧昧的弦,比如念《凤求凰》,又比如说永远不离开,但是即便没有那些,她迟早也会喜欢上容止,只是早一步和晚一步的区别罢了。

  她喜欢上他,并不是因为他为了她付出多少,爱情并不是商品,不是给予什么便能换回来的,她喜欢他,只是因为他是容止。

  楚玉望着他,目光莹澈,字字清晰俐落:“喜欢上你,是我自愿;放弃回家的机会救你,也是我自愿;今天离开你,还是我自愿。”她眸光似水,却仿佛具有一种锋利强硬的力量,“我不乞求你什么,也绝不想用这些来交换什么,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离开你也是我一个人的事。”

  “你不喜欢我,那么我便也不喜欢你好了,就这么简单。”

  很清淡的语调,并不激烈,也不高昂。

  她的声音原本偏向低柔,可是此时听起来,却仿佛坚硬的玉石清脆敲击,每一个声调都那么决绝美丽。

  好像被巨大的波浪冲击,容止只觉得微微晕眩。

  是太阳太刺眼了吗?

  不,是眼前这个女子,太耀眼了。

  他可以看透很多人,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他竟然从来没有真正看透过楚玉。

  他从来不知道,她竟然是这样的人。

  坦然地说喜欢,坦然地说伤心,坦然地说承担,坦然地说着爱和放弃,那么的自由洒脱。

  与山阴公主截然不同,与,他从前遇见的所有人都截然不同。

  舍弃宝贵的东西,却并没有想过要换取什么,她有时候会做一些旁人看来很傻的事,但是谁都不晓得,她只是诚实而坚定地面对自己的心。

  容止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会有如此震撼的时刻,即便是当初得知楚玉的真实身份,也不曾有过如此情形,他身体里仿佛有什么在冲撞着,又仿佛有什么在慢慢地碎裂。

  他终究是错看了这个人,她与公主,是截然不同的。

  说起来,其实公主与他有些相似,同是那种一旦付出什么便一定要索取回报的人,他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目的,有条件的,可是楚玉不同。

  这个女子,坚定,温柔,广阔,坦荡,拥有不可思议的明净晶莹,她的喜欢,也是如此磊落洒脱,一旦确定,喜欢便是喜欢了,倘若遭到拒绝,也绝不怨恨。

  她的真挚从不痴缠,她的喜欢毫不计算,她的放手那么洒脱。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二百二十章 无心我便休

  她所坚持的,不是最高利益,不是什么有好处就一定要去做什么,有的事情,明知道要损毁自己利益,但只要想做,便一定要去做。

  也许在许多聪明人眼里,她简直笨到了极点,但是楚玉自己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假如每一件事都要用利益得失计算得清清楚楚,那么她便不是楚玉,而是容止了。

  容止看着楚玉,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

  她可以追随着他的脚步跳下悬崖,可以为了救他,放弃与家人相聚的机会,但是这样几乎付出所有后,她却依然可以如此干净洒脱地抽身而退。

  放弃并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恋爱是一场赌博,有的人赢得满载而归,有的人输得一贫如洗,下的注越多,便越是不甘心一无所获,拿得起、放得下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事,这需要坚毅果决的心性,以及达观通透的大智慧。

  容止以为楚玉会要求什么,并不是他将人性往糟糕处想,而是纯以常理推断,在倾注了那么多的情感之后,谁能真的毫无挂碍?

  ——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如他这般,以理性操控一切的。

  感情不是算术题,二减一等于一,想要减去,便真的能干干脆脆地减掉。已经那么深厚的情感,要多少决然的魄力,才能彻彻底底地斩断?他无法感受,也估算不出来。

  楚玉朝容止微微一笑,一直拿在手上的剑忽然抬了起来,朝自己的颈边切去。她这个动作毫无预警,之前也没有流露出任何要自尽的意思。可是现在做来,却仿佛毫不迟疑。

  容止乍见她如此,猛地一惊,下意识想要上前阻止,但是他此时体力又复衰竭,才抬起脚,膝盖便忽然发软,单膝跪在地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玉将剑搭在颈边。

  楚玉看着容止,眨眨眼,随即嘴角浮现一丝诡秘笑容,有些调侃地道:“你跪我做什么?免礼,平身吧。”一边说着,她一边散开发髻,让长发散落下来。

     楚玉在刚来到这里不久时,嫌山阴公主这具身体的头发太长,曾经自己削过一次,几个月下来又长了一些,软软地从肩头垂落,她随意地抓起一缕头发,便横剑切过去。

  青丝是情丝,她要断发断情,以表决心。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求凰》

当然,在山阴公主的后院里还有一大批优秀的人才,才华横溢,俊美沉静,堪称人形作诗机的桓远;剑术超群,却身负重伤的花错;天真可爱,一心只想成为公主面首的流桑;还有身怀异香,因家族原因为容止所用的墨香;相貌绝色,出身寒门的柳色;当然还有头戴无数顶绿帽子,却有奥斯卡演技与公主貌合神离的何戢。



快看漫画上面可以看到猫君,子涅改编的《凤囚凰》同名漫画。(侵删)

这张王意之真的太太太太太好看了。

还有容止吖



最后是凤囚凰剧版的预告片……


草木本无心,风月不关情。


橙红

即将九十斤的小可爱

晴晴晴

一枚光吃还胖的小太阳

王老吉

巨甜的氧气少女

与你,雅俗共赏

愿你,平安喜乐

看我们这么可爱,快来关注我们吧(〃'▽'〃)


Copyright © 金坛电视剧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