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交流 >港剧里人间清醒的女性发言

◀ 港剧里人间清醒的女性发言 ▶

港剧里人间清醒的女性发言

2022-09-15 09:54:55

看看TVB里的女人教我的那些事

昨天是香港回归25周年纪念日,空气里的港味含量可以说是达到了顶峰。

00后大概是没有体会过,电视里还会转播翡翠台电视剧的乐趣吧。我们对于听港乐、看港剧的习惯,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以前TVB的众多良心剧集,让非粤语地区的人了解了香港,练就了不用看字幕光听就能懂的粤语技能。

它告诉我们万事别发愁——“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

港剧里的女人身上,总是带着气血感的,这种气血不同于在精致底妆上浮着的粉质腮红,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风采,是一种很强的奋斗精神。

90年代,在内地剧集还大多以熟龄男性去演绎警察、医生、法医、律师等等的专业形象时,港剧就开始大量地选择用女演员去诠释此类角色了。

尤其是刑侦剧和职场剧,塑造了非常多飒爽又独立的女性形象,以至于我们听到「西九龙重案组」最先联想到的词汇不是Sir而是Madam。

职场就是她们的主场,她们不需要很漂亮,不需要犯蠢卖萌、通过释放女性魅力去获得霸道总裁的另眼相看。她们专注在工作上实现自己的价值,有种丝毫不让男人的自信气场。

《陀枪师姐》主题曲《女人本色》里有句歌词是“做女人不应甘心去作花樽”,剧中的女性们完美诠释了这句话。

这是一部真正的女强剧,人性的复杂、女主们的成长,都让它在诸多港剧中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陈三元爽朗率直,极富正义感,怀着满腔热忱当警察。她骨子里就带着男女平等的思想,认为男生能做到的女生也未尝不可,并且女生也不需要男性去给予安全感。

所以她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香港第一个开枪的女警,在遭性别歧视时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女警又怎么样?还不一样出任务,一样冲在最前方。

娥姐清闲生活了十几年,人到中年被离婚后她没有怨天尤人一蹶不振,而是选择重新申请配枪,从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到成为初代陀枪师姐,她是掉了一层皮才证明了自己也可以。

《鉴证实录》里,陈慧珊饰演的聂宝言,时至今日依然是许多人脑海里高智商女精英的标准形象。

一副细边眼镜,一套合身的西服套装,在发生命案时第一时间奔赴现场,进入警戒线内便迅速整理情绪、开始专注案情,每一个细节都无不体现着她的职业素养。

前TVB监制戚其义在很多年前曾经说过:“年轻人通过看TVB职业剧,都立志成为警察、医生、记者等专业人士,我觉得我们在推动社会进步。”

这话的确不虚。这些极具职业魅力的女性形象,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诸多在看剧的女生。据说当年在《鉴证实录》播出后,同济医学院法医系的女性报考数量增加,她们几乎都是因为受到了聂宝言这一角色的影响。

这些事业有成的女性们并没有被塑造成孑然一身、斩断七情六欲的工作机器,或是只能靠年下恋来证明魅力的形象。只是对于她们来说,爱情始终是副线。

就像《鉴证实录》,虽然也融入了角色之间的感情牵绊,但这里的感情线不仅仅囿于爱情,它的爱情、亲情、友情的存在是平等的,让观众能真切感受到剧中角色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男女之间会因为专业上的切磋或是三观上的契合而产生爱恋情愫,《刑事侦查档案》里的高婕和张大勇,《on call 36小时》里张一健和范子妤,包括《法证先锋》里面的几对情侣都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这之中的女方大多都经济独立,爱纯粹是因为欣赏对方。

所以她们不会去强求,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就散,离开了谁天都不会塌下来,即使失恋了,睡醒一觉她们又会满血复活。

这里并没将「独立女性」设定为无需感情的冰块,不是不需要伴侣,而是无论有没有伴侣,我们都能过得很好。

所以TVB里的爱情是爱人却不依附于人,是恋爱的同时保持自我。

她们思想通透、有主见,不接受“女孩不用太强,嫁个好人最实际”的过时思想,认为女人也可以去主宰自己的生活。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铭典影视论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