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欢|你知道《凤囚凰》中的天机阁主,可你知道历史上的顾欢么?

南国正音 2020-11-19 15:11:52

他是神秘的天机阁阁主

也是泾州城内的死囚顾先生

弹指间,他能令山河变色,千军破灭

但是,你真的了解顾欢么?

我说的顾欢,是指历史上的那位

而不是,热播剧《凤囚凰》中的那个帮派头子。


影视形象

        在《凤囚凰》剧中,天机阁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能够左右天下的政治形势。在刘宋篇中,天机阁的存在的目的为了天下苍生的安危除掉刘宋的昏庸皇帝刘子业。刘楚玉和天如镜都是天机阁的成员,而刘彧在成为皇帝之前也一直听从于天机阁的种种安排。

       天机阁的主人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这让不少观众对于天机阁阁主的真实的面貌非常的好奇,纷纷猜测天机阁的阁主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不过看过原著的童鞋,都知道,天机阁阁主就是——顾欢,也就是18集之后出场的顾先生。

        那么,历史上的顾欢又是何许人也呢?

历史本尊

        顾欢,字景怡,一字元平,吴郡盐官(今浙江海盐县)人。南朝齐大臣,著名上清派道士。

        家贫好学,于天台山开馆讲授。齐高帝萧道成辅政,征为扬州主簿,自称山谷臣,迁太学博士,不就。永明年间,卒于剡山,时年六十四。留有《文议》三十卷、《真诰》一秩七卷。

扛鼎之作

        顾欢是南朝道释斗争中的著名人物。他见释、道二家互相非毁,欲辨其是与非,于刘宋末作《夷夏论》,以论释、道二家的是非、优劣。

        论中重点是强调二者之异,说道教是产生于华夏的圣教,佛教则是出于西戎的戎法。虽然二教皆可化俗,但只能各自适用于自己的国度,即道教适用于中国,佛教只适用于西戎。谓:“虽舟车均于致远,而有川陆之节;佛、道齐乎达化,而有夷夏之别。若谓其致既均,其法可换者,而车可涉川,舟可行陆乎?”

        同时,他还进一步指出,产生于西戎的佛法,有些思想是与中国的礼教不相容的。他认为佛教“下弃妻孥,上废宗祀。嗜欲之物,皆以礼伸;孝敬之典,独以法屈。悖礼犯顺,曾莫之觉。弱丧忘归,孰识其旧?”意思是说,对一切鸟兽虫蚁,皆以慈悲为怀,不得伤害,而独独对父母不存孝敬之心,这怎能让它在中夏传播下去?因此他问:“舍华效夷,义将安取?若以道耶?道固符合矣。若以俗耶?俗则大乖矣。”

         有人据此抨击:顾欢是站在道教立场上,用中国传统的尊夏卑夷观点来反对佛教的。正如《南齐书》所说:“欢虽同二法,而意党道教”。所以此文一出。立即遭到佛徒及其信仰者的强烈反对,纷纷著文反驳,形成南朝齐初一场规模颇大的道释斗争。

       那么,顾欢为何要写《夷夏论》,为何名为夷夏,实则崇道抑佛的思想呢?实际上,顾欢介入的表面上是佛道之争,实际上是华夷之争,用我们今天通俗的话来说争得是“政治正确”!汉武帝时期,自从确立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纲领后,儒家思想在两汉时期一直是华夏奉行的——政治正确。

       但是,曹丕篡汉,开始破坏儒家思想的规则,而儒生们集体转向清谈也让儒家思想开始变质、坏味。“五胡乱华、衣冠南渡”的洪流之下,儒家思想几近崩塌。这个时候,如何选择一种新的“政治正确”作为统治阶级的立国纲领就尤为重要。当时北中国为胡人占据,他们大力推崇佛教来冲击原本就损坏的华夏思想体系,而华夏一些有危机性意识的人们就开始寻找新的思想抗衡佛教,而道家思想衍生的道教思想成了他们寻找到的:救世良方。(PS,政治正确只是用来针对底层百姓的,作为统治阶级历朝历代可都不信他们所推行的东西哦比如石虎推崇佛教,可杀人放火他却什么都干。)

       而当时,顾欢等一批与宗教有着相关联系人的恰恰就是南中国当时“开眼看世界的第一批人”。但佛教由于胡人的推广以及强大的生命力(能成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生命力能弱么?)或多或少地渗透到了南方,甚至被一些统治阶级所青睐,所以为了怕国家问责,以及摆脱不必要的麻烦,顾欢只能以“夷夏大防”的名头,介入这场南朝主导思想的争夺战。

     当然,《夷夏论》的问世也让顾欢一下子置身于佛道之争的漩涡中,他也成了道教历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

人物趣事

顾欢驱雀

南北朝时,吴郡盐城人顾欢,十分喜爱学习,孜孜不倦,总是一边劳动一边读书。 一次,他父亲让他到稻田去看守稻谷,驱赶麻雀。他吆喝几下,便在田边聚精会神地作起《黄雀赋》来。由于精力高度集中,把别的事全忘记了。等他作好《黄雀赋》,突然想起驱赶麻雀的事,一看,这才发现稻田里的稻谷被麻雀吃了好大一片。麻雀吃稻谷的事被父亲发现后,父亲大发脾气,见到《黄雀赋》才转怒为喜,饶了他。

写在最后:像顾欢这样有着进步思想又身系民族危亡的人,于华夏来说实在是太少了。究其功绩,远胜举国碌碌众生。然而,今天无论是雷剧鼻祖于妈还是歪剧高手高希希都热衷于拍摄北朝剧,以至于“忠肝义胆”陆令萱、“倾世美颜”宇文邕这种颠倒是非景象频频出现。细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文化大环境的影响。文化界袁腾飞、闫崇年之流数典忘祖在先,反映在娱乐界,也就不足为奇了。(PS:南北朝这块慕容鲜卑吹捧之风浓郁,更有甚者,借势造势,某些人前脚吹捧慕容翰、慕容垂之流,后脚又抬刘裕,“以子之手,掌子之嘴,则疼乎?殆其脸面厚于城墙矣。”)

相关阅读:

容止|有些人是不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词语解析】入幕之宾

【人物普及】王羲之和郗璿 ,王献之和郗道茂

文末福利:

新书速递,拙作《天命风流——刘骏评传》近期将登陆当当、亚马逊、淘宝、京东等各大网站,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留一下。

Copyright © 金坛电视剧论坛@2017